首頁>人文財經>悅讀

文樓

來源: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:2019-09-02

  王振山

  筆者隨江蘇作協組織的“大運河文化采風團”,看過了揚州、高郵后,第三站來到淮安。淮安是南船北馬交匯之地,是京杭大運河沿線四大都市之一。淮安人杰地靈,僅明、清兩代,河下古鎮曾出過55名進士,三鼎甲齊全;出100多名舉人。軍事家韓信、文學家枚乘父子、抗金英雄粱紅玉、《西游記》作者吳承恩、開國總理周恩來均為淮安人。

  河下古鎮是淮安的門戶,一路之隔便是碼頭,是南來北往文人墨客的聚集之地,文樓飯店更是大家喜歡聚集的場所。明清時期,這里又是淮北鹽商的集散地,眾多的鹽商都聚集在這河下老街上,使這里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商業、文化中心,吟詩作對漸成風俗。

  上世紀九十年代我來過淮安,那不是采風,是去揚州出差回來在淮安逗留。我在淮安的一位戰友對我說:“帶你到有文化氛圍的去處看看。”我問那是什么地方?他說文樓。文樓也是個飯店,那可是大有故事大有來頭的。清朝那會,在那里吃飯的,多是些文人墨客,當然更有顯貴富商,多是以作詩對對,附庸風雅。像賭博一樣,作不出詩對不上聯來,就掏腰包請客,有意思不?

  我笑了。說有意思,要去看看。

  那時候來這里的人不多,沒有導游解說。戰友便是導游,戰友帶我邊看邊說。進了文樓飯店,映入眼簾的一面墻上,上下雕刻著一副上聯:小大姐,上河下,坐北朝南吃東西。戰友指著這副上聯說:“看到了吧,絕對!幾百年來沒誰對上下聯來,知道為什么嗎?”我反問為什么,他就聲情并茂地給我講起這對聯的故事。

  當年乾隆皇帝南巡至淮安,聽說河下有家飯店,以作詩對聯賭飯局,便覺得有趣,對跟隨他身邊的大學士紀曉嵐說,民間也有這等高雅之處,朕要前往一觀。于是君臣二人便微服私訪去了。走進飯店,果見這飯店與眾不同:墻上掛有王羲之的《蘭亭序》、蘇東坡的詩詞、還有名人字畫。中心的一張方桌上擺著“文房四寶”,鬧中有靜,墨香撲鼻,似乎有點像走進書房的感覺。二人找個靠窗的位子坐下,只見恰有三個秀才模樣的青年人,正和頗有姿色的飯店女子談賭局。一人搖著手中的折扇對女子說:“當著此情此景,我們三人合做一首詩,說出四個字,你來解。解得出來,這桌酒席我三人請客,解不出來,我們就白吃白喝,可好?”

  那女子一襲長裙,一縷秀發,在充滿自信的嫣然一笑中定格。點頭說了聲“好吧,請三位賜教。”那三個秀才各取了紙筆,環視一周,低頭沉吟片刻,便各自寫出一首詩來,同時遞到那女子面前,興災樂禍般瞅著女人連聲說:“解吧,解吧,讓我等領教領教。”

  乾隆穩穩地坐在那里,靜觀這邊的動靜,倒為這女子捏了把汗。紀曉嵐只管抽他的大煙袋。

  那女子看了看,輕輕地點了點頭,笑著對其中的一位說,這位先生好學問,把此情此景都寫出來了,寓意深遠,通俗可行,遂念道:“劉伶昏睡十二年,吳王夫差失江山。比干承相封神位,周瑜無病染黃泉。”這首詩,全是以古代故事說出的四個字。第一句是說出了一個“酒”字,出自杜康釀酒醉劉伶之典故。第二句說的是一個“色”字,說出了西施忍辱負重,引誘吳王荒淫無度,以致后來被越國所滅。第三句是說得一個“財”字,出自《封神演義》,蘇妲己害丞相比干,挖去了他的心,后來“封神榜”上封比干丞相為財神。這第四句所指,自然是個“氣”字了,出自《三國演義》諸葛亮三氣周瑜的故事。灑、色、財、氣四個字,不知我解得對不對,請這位先生指教。

  “妙、妙、妙!”這男人站起身來,伸出大拇指在空中揮舞,連聲說老板娘解得妙極了!那女子笑著低聲道:“當真是先生的學問深哩。”

  乾隆皇帝不動聲色,看著紀曉嵐微微一笑。紀曉嵐低聲說:“高人在民間啊!”

  那女子收了銀兩,笑盈盈地說:“歡迎各位再來指教。”說罷起身告辭。

  紀曉嵐欠了欠身子,伸出長煙袋擋住那女子,笑道:“姑娘好才氣,我家黃老板也喜作詩對對,能否再出題一試?”

  那女子審視了乾隆一番,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,說:“我出上聯,貴先生對下聯。對上了,這酒席我請。對不上……”那女子笑了。

  乾隆皇帝滿口答應說:“我給你五兩銀子便是,出上聯吧。”

  “小女子向貴客現丑了。”接著張口就來:“小大姐,上河下,坐北朝南吃東西。貴客請對下聯。”

  乾隆皇帝聞聽微驚,看了看紀曉嵐,不明顯地搖了下頭。紀曉嵐心領神會,把玩著手里的大煙袋不動聲色。乾隆皇帝呵呵笑了,夸這聯出得高、出得妙、出得巧!廖廖十三字,包含了人物、動作、地點、方位。語言流暢,內容豐富,果真高明!

  那女子被夸得有些臉紅,低頭低語說:“貴先生過獎了,小女子恭候下聯。”

  乾隆哈哈一笑,搖著折扇看了看紀曉嵐。紀曉嵐早己準備好了賞銀,送到那女子面前。乾隆皇帝說:“朕無佳句對出下聯。”折扇一收,走至中間的桌邊,展紙握筆寫了“文樓”二字,然后落款。

  那女子一看,嚇得驚叫一聲,跪到在地,邊磕頭邊求饒說:“小女子有眼不識泰山,冒犯了皇上,求萬歲爺開恩……”

  眾人一見這女子的光景,都跟著跪在地下磕頭,三呼萬歲萬歲萬萬歲!待眾人慢慢地抬起頭來時,乾隆和紀曉嵐早已離去了。

  從此,這飯店便成了御賜的“文樓”。“文樓”里便留下來這副絕對上聯。

  (王振山,作家,發表文學作品250多萬字,其長篇小說《水魂》獲中國作協與水利文協聯合舉辦的首屆“江河杯”文學大賽一等獎。現為徐州枌榆社文學雜志主編。)

0
相關推薦 >

中國財經報微信

×

國家PPP微信

×
广东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